|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 帮助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茶文化 » 茶具茶器 » 正文

紫砂与草原亲密接触(组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2-09-21  来源:北方新报  作者:茶叶   浏览次数:84
核心提示:

紫砂与草原亲密接触(组图)
 

紫砂与草原亲密接触(组图)
 
紫砂与草原亲密接触(组图)
 
紫砂与草原亲密接触(组图)
 

  文·摄影/首席记者 张泊寒

  大清至民国,晋商著名商号大盛魁贩运南方之茶进入草原,商业促进南北文化交融。

  江苏宜兴多名士,且与草原结下不解之缘:著名画家尹瘦石在草原工作多年,吴冠中送子到草原插队落户,徐悲鸿遗孀廖静文多次访问草原并携子写生,丁俊晖草原挥杆展球技……

  金秋时节,宜兴国家非物质遗产——紫砂传统手工技艺的3位传承者来到呼和浩特,再续草原情缘。在呼和浩特,他们展出自己创作的150件紫砂精品,并到草原上采风,拓展创作视野。

  紫砂精品引来藏家

  “宜兴陶瓷已经有四五千年的历史,其中紫砂陶最具特色。其别致的造型、精湛的工艺、古朴的色泽和优良的实用功能,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

  “评价一件紫砂的内涵,必须具备3个主要因素:美好的结构,精湛的制作技巧和优良的使用功能……”

  “紫砂在使用前,需要处理,这个过程就叫开壶。开壶也有好多种方法……”

  9月27日,在呼和浩特市大召广场南侧的一家商铺门口,挂出了宜兴紫砂精品展览的条幅。店内,来自江苏省宜兴市的紫砂工艺美术师骆耀明、盛锡华、吴生大正在向紫砂爱好者介绍他们精心创作的紫砂作品。

  他们此行,一为弘扬紫砂艺术,二为到草原上采风,丰富紫砂创作的素材,捕捉创作的灵感。

  室内犹如一座袖珍紫砂博物馆,件件紫砂流露着江南文化的内涵——

  紫砂《报春》壶身呈鸡心形,高足底,以梅花枝梗作嘴,把、钮伸展自然,或含苞或怒放的梅花点缀在壶面与壶盖上,把梅花“一枝独秀天下春”的顽强精神,刻画的淋漓尽致。

  紫砂《南瓜壶》质朴自然,南瓜叶翻卷成壶嘴,瓜蒂为壶盖,瓜藤扭曲成壶把,在寂静中感觉生命在律动,壶上叶蔓飘逸,好一派农家田园的情趣。

  紫砂《蝶恋花》牡丹怒放、彩蝶翩翩,江南春色跃然。精湛的手工技艺,在圆润的壶身和壶盖上妙手点缀春意。

  紫砂《四方汉璧》造型稳健大方,壶身两侧装饰书画,朴中含雅,线条柔和流畅。

  市民李明俊手上提着一个包装好的紫砂壶,他在店内欣赏了一个小时,才转身欲去。

  “您这把紫砂壶多少钱买的?”记者忍不住问。

  “价格不菲,花我3个月的工资……”李明俊呵呵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

  来自上海的赵斌很年轻,他是这次展出和草原采风的组织者。

  “我们斥资展览紫砂,为的是让江南文化与草原文化进行一次交流,并期望长期进行下去。没想到草原人民这么喜爱紫砂,拿起舍不得放下,最后要买走,从中也看出传统文化的魅力……”赵斌说。

  骆耀明的向往

  41岁的骆耀明长得秀气,看上去像个大小伙子。

  骆耀明小时候很好奇,为什么总有许多金发碧眼的人跑到爸爸所在的紫砂工艺厂?他听大人说,宜兴紫砂驰名中外,他们是慕名来参观紫砂制作工艺的。长大后的他,也深深地喜欢上了紫砂制作。

  18岁的骆耀明进入紫砂工艺厂工作,他想从事书画刻绘,但没有岗位了,只好学做壶。

  三年出徒,骆耀明不甘心在流水线上捏壶,他渴望像厂里的工艺师一样,创作价值不菲的作品。

  骆耀明向车间主任主动请缨,要做一把壶衡量自己的手艺。车间主任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很宽容,答应了他的请求。

  “记得第一把做的是僧帽壶,僧帽壶在方器里面可以说是经典作品,把僧帽做的漂亮,其他的方器不再话下,四方、六方、八方的全能做。但僧帽壶难度是非常大的,做了十几年的老工人,他都不会做。”骆耀明说。

  骆耀明做好了僧帽壶,放进了厂陈列馆,估价待售。

  不久,有人告诉骆耀明,他做的僧帽壶被人买走了。

  “卖了多少钱?”骆耀明忍不住问。

  “卖了1000多块钱。”对方回答说。

  “啊?哎哟……”骆耀明当时有点儿手足无措的感觉。

  在1991年,对于一个产业工人来说,1000元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哎,这个小伙子,刚刚进来三四年,怎么一把壶突然卖到1000多?”厂里的人对骆耀明刮目相看。他自己的信心也在成长。

  随着手艺不断提高,骆耀明深知要发展必须在创新上下功夫。他情不自禁地形成了一个习惯,去大自然中漫步,捕捉创作灵感。

  199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骆耀明突然来了灵感,脑海里闪现一个紫砂器形,他翻身下床,抓过一块泥巴捏起来。

  “这就是《天香》的雏形,后来几个月里,我慢慢琢磨、推敲比例、造型,不断修改。之后创作出了《天香》之一、之二。”骆耀明说。

  紫砂《天香》成为骆耀明的代表作!《天香》全身阳线,不见一笔阴纹,创新之处是壶底四足,自然延伸而出。壶纽纹理自上而下,过渡自然,浑然一体。整件作品动静自如,体态端庄,迎风觅香……

  不久,骆耀明又创作出紫砂《观雨听石》,壶体采用不规则形,壶钮特意绞泥饰之,跃然高耸,色彩斑斓;壶把自然过渡,上部刻意用挑琢法,以增加石的苍桑年轮;壶嘴自然厚圆,法度遒劲……

  骆耀明的作品多次获奖并被海内外藏家收藏,他的一些作品还不断被人仿制。

  现在,骆耀明依然把自己当做一个小学生,他拜访名师,力求作品博采众长于一身。

  “我做紫砂能够走到今天,说实在的,很不容易。我还是要感谢紫砂,有了紫砂,让我认识好多工艺美术方面的朋友,跟他们交流也学到了好多知识。”骆耀明说。

  年初,2009影响中国收藏界十大人物十大事件在京举行颁奖,骆耀明闻之,赴京拜访参加此次活动的著名画家范曾。畅谈间,骆耀明提及把范曾的书画搬到紫砂上的想法。范曾很赏识骆耀明,应允有机会合作,并欣然挥毫为他题词留念。

  “目前,国内有许多一流的书画家,把他们的作品搬到紫砂上,两者结合升华了文化内涵,这是我现在努力的方向,是我的一个向往……”骆耀明说。

  吴生大子承父业

  56岁的吴生大笑呵呵的,不善言谈的他自称是“实打实做壶的”。

  “我是1973年进紫砂厂,那时候是学徒,现在从事紫砂工艺有20多年了,一直在做紫砂。”吴生大说,“当年工资很低的,16块一个月,学徒三年下来,这是很辛苦的。”

  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吴生大默默无闻地工作着。上世纪90年代,当紫砂风靡全国的时候,他的紫砂生涯进入了创作期。

  吴生大的父亲在当地从事陶瓷行业工作,他称自己做紫砂是“子承父业”。

  “‘全世界宜兴紫砂一把壶’嘛,我们要把她发扬广大,用我们的灵感,创作好多优秀作品,把紫砂文化发扬广大。”吴生大说。

  吴生大潜心创作,多年来创作出一批有影响的作品。

  “我们当时主要跟台商做生意,有好多台商来我们这里指导,还有好多工艺大师指导我们。我的作品在台湾,在全国各地很受青睐。”吴生大说,“台商经常跟我交流,他们养壶的技巧比我们好,我们还要跟他们学习。”

  吴生大具有丰富的紫砂制作经验,但他依然没有满足。

  “好多同济大学教授,还有北京的教授,他们经常周末到我那里欣赏紫砂。”吴生大说,“我们经常探讨紫砂,从体型、嘴巴、盖子到线条到神韵。”

  吴生大经常创作出一些作品,他“很舒服的,蛮有灵感的”,这种舒服当然不是因为获奖。

  “你看这个茶壶,线条流畅,很有神韵,有一种艺术感。”吴生大拿起一把紫砂壶说。

  紫砂《大生壶》通体朱色,线条流畅,壶身和壶嘴圆润,壶嘴、壶身与壶把一线牵。

  “《大生壶》的意思是‘时来运转’,边泡茶,边聊天,享受紫砂风韵,感觉味道蛮好的。”吴生大说。

  吴生大的紫砂技艺吸引了藏家,也吸引了他的儿子。

  吴生大的儿子在海外国语大学学习,后到加拿大、马来西亚留学3年。

  “我也来试试做紫砂。”吴生大的儿子每天看他聚精会神做紫砂,十分感兴趣。

  “他一上手,还行。”吴生大说,儿子从去年开始跟他学做紫砂。

  “我父亲是在陶瓷系统工作的,我接他的班,我儿子也接了我的班。”吴生大呵呵一笑。

  吴生大创作紫砂新产品,“每一个壶都很有味道”。

  “我们很喜爱紫砂,自己也收藏了一部分,每把壶韵味不一样。做好一把壶很不容易的,做好一把壶心情就非常愉悦。”吴生大说。

  盛锡华的收藏

  “父母都在家做紫砂,我们就给爸爸妈妈做活了吧,打泥条什么的,懂事儿就做帮手了。”盛锡华的爷爷和爸爸都是搞釉水的,她从小受父母的熏陶,就喜欢紫砂了。

  1975年,盛锡华高中毕业,到农村劳动锻炼几年后进入紫砂厂学徒。

  “我们当地有句土话,‘如果男的做壶,找不到女朋友;女的做壶,找不到男朋友’,当年做紫砂就这么苦。”盛锡华说,“当时进紫砂厂也是没办法,你是要吃饭的,当时我们从农村上来,农村是很苦的,进了紫砂厂就没话说了,总归比在农村开心。”

  经过五六年的实践,盛锡华打下了制作紫砂的扎实基本功。

  “谁也不愿意在那里找不到对象。”上世纪80年代初,盛锡华调离紫砂厂。

  可是,过了几年,盛锡华还是忍不住,又回到厂里重操旧业,因为她喜欢紫砂,喜欢紫砂的韵味。

  “一个人喜欢,搞起紫砂来肯定厉害,如果不喜欢,再叫他做也做不好。我到外面吸收了新东西再回来做肯定更好。”盛锡华信心十足。

  盛锡华的紫砂作品《云肩如意》造型浑圆大度,壶肩饰如意纹,底部三足,端庄稳重,气势雄浑质朴,可见制作技艺之精湛。此作品被无锡市博物馆永久收藏。紫砂《半月壶》壶身与壶盖组合为一体,呈半球形,平底稳重端庄,壶嘴舒展,环把握持得力,整体线条流畅,壶身书画装饰更显艺术品味。此作品多次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紫砂精品博览会金、银奖。

  “像我们50年代的人做紫砂,主要是继承传统,紫泥的就全身紫泥的,客户需要刻绘了,我们就给他刻个画面,许多人玩壶喜欢光板的。”盛锡华说,“我们做紫砂,一是料,二是做工,三是造型。这3个是缺一不可的,收藏者第一个就看料纯正不纯正,二是看做工,三是看造型。如果料不好,做工再好也是不行的,料好了,做工不好也没味道。两者好了,造型看着才有韵味。”

  盛锡华虽然做紫砂继承传统,但她在用料上不断创新,当地人名曰“新工”。

  “如果这天没有灵感的话,我就不做紫砂。我们都是奔6的人了,我们在三四十岁的时候做的紫砂,认为韵味很好的话,就不卖了,就放在家里自己收藏了。”盛锡华说,“到现在,我们做的紫砂很少。有时候做紫砂,做着找不到感觉了,就放在套缸里,今天拿出来看看,明天拿出来看看,修改一下。有时候我们一把壶要做一个月的,不断修改。”

  盛锡华收藏自己创作的紫砂作品有五六十件,有人看了想买,她舍不得。而她的获奖作品更不多做,限制在5件之内。

  前几年,男排宿将沈福林找盛锡华聊天,非常喜欢她做的紫砂,并购买收藏。

  “我创作的时候,女儿在旁边看,造型、打磨哪儿不到位,她就提醒处理一下,还说一定要有韵味。”盛锡华说,女儿非常喜欢紫砂,但因为苦,她拒绝女儿学紫砂。

  “妈妈的宝,不要动。”每当女儿看盛锡华的紫砂收藏,她总情不自禁地喊一声。

  草原采风捕捉灵感

  赵斌是上海人,祖籍安徽,他的爷爷当年跑船,货物中不乏茶叶,这些茶叶通过茶叶之路,辗转运送到草原上。

  “我小时候,爷爷有把紫砂壶,经常把玩喝茶。我是从15岁开始喝茶,也把玩紫砂喝。”赵斌喜欢紫砂,结识骆耀明、盛锡华、吴生大等宜兴紫砂名家,并结下深厚的友谊。

  在赵斌的印象里,草原一望无际,牧人轻挥牧羊鞭,马牛羊悠闲吃草,骏马飞驰,骑手挥动套马杆……

  清末、民国,南方茶叶源源不断运往内蒙古大草原,促进了南北文化的交融。

  “创作紫砂是需要灵感的,美丽的草原上的游牧生活、天籁之音会不会对紫砂创作有所裨益?”赵斌萌生了带紫砂工艺师北上的想法。

  “文化比钱更重要!”赵斌在上海开公司,有些积蓄,他的想法一说出口,立即得到了骆耀明、盛锡华、吴生大的响应。

  “每位老师带了50把紫砂壶,都是他们的代表作,有的还是获奖作品,属于现代紫砂工艺品。”赵斌说,“紫砂文化不应该一个人享受,我此行想普及一下紫砂知识,和大家一起分享。”

  在呼和浩特,赵斌看到内蒙古经济文化在发展,还看到了草原深厚的文化底蕴。他在大召广场南侧租下一间店铺,进行紫砂精品展览,让草原人民认识、了解紫砂文化的内涵。

  在呼和浩特,赵斌带领骆耀明、盛锡华、吴生大游览名胜古迹。

  在草原上,天似穹庐,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纯朴的牧人、蒙古包炊烟袅袅……

 骆耀明、盛锡华、吴生大个个心旷神怡……
 
关键词: 紫砂 草原
 
[ 茶文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茶文化
点击排行

服务时间: 7 x 24 小时全天服务

E-mail: 115904045@qq.com

交易安全
实体店铺 值得信赖全场正品 假一罚十验货签收拒收政策配送常见问题
消费者安全
禁止交易的产品商家入驻流程商家入驻协议茶叶质量检测中心全程托管便捷商家
支付方式
支付宝支付网银在线货到付款如何支付安全保障关于预付款常见支付问题积分说明
售后服务
退换货政策退换货流程如何办理退款申诉规则售后服务常见问题